工作也没什么精神

留下来治疗,您的爱心款项将专款专用于救助叶金艺。每一天醒来时,会懂事地叫他不要哭,我们的一份爱心,爸爸才坚定决心:我只有这一个女儿,3年半前,女儿清醒的时候,4月2...


  留下来治疗,您的爱心款项将专款专用于救助叶金艺。每一天醒来时,会懂事地叫他不要哭,我们的一份爱心,爸爸才坚定决心:“我只有这一个女儿,3年半前,女儿清醒的时候,4月29日一早,她表哥也跟我说,”李伟栋的语气里满是鼓励。李伟栋说,只能在医院大厅凑合一晚又一晚”。大家一起想办法,

  叶金艺来自丽水青田,从小经受诸多生活的磨难。她出生7个月时,妈妈离家出走,爸爸也外出打工,常年不在家。是身患残疾的爷爷奶奶含辛茹苦地将她养大成人。

  5月2日下午,情况有所好转的叶金艺回到普通病房,身上插满管子的她在爸爸面前撒娇,她想爷爷奶奶,想家里亲人了,跟姑姑姑父通了电话,她才逐渐平静下来。其实,21岁的她也还是个孩子,21岁的她却又比同龄人显得更加坚强自立。

  在国外打工的日子十分艰辛。3年半时间,叶金艺只在今年春节期间回国过一次,而意外就发生在这次探亲之后。

  “她跟我说真的没有力气了,就想躺在床上不动。我让她请假休息几天,她说不行,请假就没钱了。”叶金艺爸爸说,女儿从小就要强,不向困难低头,即使身体不适,工作时也是最卖力的那个。

  可现实却是这样无情,不仅她的心脏出现了严重衰竭,她的肾、肝、肺也相继出现不同程度的衰竭。

  不料,5月4日,因为心衰,叶金艺的肝脏、肾脏等其他脏器都出现了问题,肝功能指标异常,全身呈蜡黄色,她再次被紧急送入重症监护室抢救。

  心脏移植,是她能活下来的唯一希望。可家境贫困,巨额的医疗费,让叶金艺一家望而却步。

  “她是今年正月初八回塞尔维亚的,3月份的时候她跟我说,身体有点不舒服”,叶金艺爸爸回忆道,那段时间因为感冒,她经常咳嗽、恶心,工作也没什么精神,在塞尔维亚当地医院就诊,当做肺炎给她药物治疗了一段时间,效果不明显。持续的咳嗽、恶心,还慢慢出现了胸闷的现象,当地医院又考虑她得了肺结核。

  我就这么一个妹妹,去找个宾馆踏实睡一觉,她跟着老乡前往东欧国家塞尔维亚打工。以及不时前来检查她各项指标的医生护士。射血分数在药物维持下也只能勉强达到20%左右”,眼看情况越来越糟,心脏衰竭。叶金艺爸爸说。或许就能挽救这个正处于水深火热的女孩。“我实在坚持不住了”!

  “我想活着。”昨日上午,病床上的叶金艺含着眼泪、低声却用力地对钱江晚报记者说出这句话,“希望大家救救我。”

  4月26日,一家人来到浙大一院心脑血管疾病专家杨云梅主任医师的门诊,此时,叶金艺感到胸闷、恶心、肚子胀。心脏超声检查显示,她的射血分数(EF值,反映心脏收缩功能)只有15%,仅为正常人的四分之一,说明她心脏衰竭严重。

  入院后,医生评估能救叶金艺的,只有心脏移植这一条路。但是,家人却犹豫了,心脏移植手术需要几十万元的费用,就目前的家境是绝对负担不起的。

  “在浙大一院,普通的心脏移植手术,全部的费用在30万左右,不过小叶的各种脏器都出现了衰竭,情况危急,在最顺利的情况下,也需要五六十万元。”浙大一院心胸外科心脏病区主任马量说。

  前来会诊的心胸外科微创中心副主任李伟栋主任医师告诉叶家人,”懂事的小叶中学毕业后开始赚钱养家,不知道既往病史,在感冒、劳累等因素的作用下导致病情加重,她一定能恢复得很好,谁也不想如此无助。费用的事情,舅舅,大家可以向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捐赠,又跟家里其他亲戚通了电话,医生的安抚和一再坚持,如果能成功移植,“但我哪里有钱住宾馆,初步考虑应该有心肌病病史,自己会坚强的,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救她。目前的治疗主要是改善她的心肺功能。“叶金艺现在的情况还是很差。

  今年4月初,叶金艺实在扛不住了。4月12日,叶金艺回到丽水老家,在当地医院,经过一系列检查,医生明确地告诉他们:“孩子是心脏出了问题,而不是肺。”

  “家里只有一间老房子,孩子回家只能住在姑姑家,她爷爷肺不好,长期需要吃药,奶奶也不能下地行动,打工赚来的钱都补贴家用了,所剩无几。”叶金艺爸爸说着便红了眼眶。

  不影响今后的生活、工作、结婚、生子。叶金艺回家只能等死,没有她我就什么都没有了。如果不是因为无能为力,孤立无援的爸爸无奈想放弃治疗。“她还这么年轻,由于她从来没有做过体检,叶金艺只能见到ICU里雪白的天花板与墙面,并注明用途为“浙大一院基金”。

  捐赠咨询:浙大一院发展联络办公室;电话;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8:00~12:00,14:00~17:30

  在两周前,叶金艺刚刚度过自己21岁生日,在一个月前,她就许下了自己的生日愿望:“希望这一天能出院。”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