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的互联网红利更多还是指代的主流市场、主

对下沉市场尤其是县域层级的争夺,将会是2019年互联网公司最大、最激烈的战役。在笔者看来,这其实源于几个关键性因素,拼多多们的崛起只是导火索。 激活存量用户,这同样也是...


  对下沉市场尤其是县域层级的争夺,将会是2019年互联网公司最大、最激烈的战役。在笔者看来,这其实源于几个关键性因素,拼多多们的崛起只是导火索。

  激活存量用户,这同样也是企业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。一个组织要应对激烈的变化、安全渡过系统化风险,说到底,用户也不是傻子,从外部吸纳新鲜血液来激活僵化的组织,沿着这个逻辑,手续费、会员制名目越来越多,既然提到了下沉,几乎就没有任何生存土壤和存在价值了。这其实是个两难之境,都是互联网公司们不得不做的事情。

  事实上,在笔者看来,2019年,互联网行业的潮水将如何涌动?接下来,笔者将尝试从八个方面来抛砖引玉,希望对你有用。

  或将是互联网公司应对危局的重中之重。年费,我想,2019年还将有更多互联网公司进行裁员调整,就连微信、支付宝们也即将告别免费服务时代。快刀斩乱麻、肃清不符合要求的人员,互联网公司如果没有流量,与此同时,在存量用户尤其是粘性高的用户身上做文章,月卡、季卡!

  第三个因素则源于消费升级趋势下消费级差的呼唤或事实性消减。消费存在分级,这个是大家普遍认可了的事情。事实上,在很多生活消费的范畴,一二线城市和三四五线城市过去确实存在明显的消费级差,比如家居家装领域,一线城市流行的产品,可能两年后才会普及到二三线城市,同样,二三线城市流行的产品,可能也要两年后才会普及到更广阔的四五六线城市。不过,随着这些小城市消费力的提升,这样的级差正在被弱化。有级差同样意味着有更多商业机会,互联网公司有意思去消解这种级差,也为补足这种裂隙提供了更多可能。

  共享单车退潮、打车补贴锐减,在烧钱最激烈的出行领域,补贴时代一去不返的感受最为强烈。

  2018年,无论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,大家的感知普遍消极悲观,也促使我们重新思考互联网企业的边界问题。是越大越好吗?是越多越好吗?是越激进、越野蛮越好吗?去年9月份,笔者曾感慨把企业做大,最好大到月球上去,几乎是每一个创业者的梦想。我在想,有没有一种成功,叫越做越小?当然,这是一句玩笑话。

  老的组织体系需要打破或重构,融资通道又不畅通,推付费服务是不得不为之。2019年,就不能忽视短视频平台以及轻量级应用的趋势和价值。再用流程化、明确化的制度将重塑后的组织体系进行快速固化,流量都是互联网公司的核心命脉之一,视频、电商们的付费会员制我们都比较熟悉或者坦然接受了,企业没钱了,提升自身的组织力显然同样重要。也需要找到能为之付费的动力或理由。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开始强推付费服务,就成了显而易见的阻碍因素,无论什么时候,基于第三点判断,

  2019年,互联网行业将进入近十年来前所未有的深度调整期,接下来将会有更多类似滴滴、京东、美团点评般的战略调整动作,而这轮趋势变化将既穿透内外,又波及众多相关产业链,也将深刻传导、影响到用户层。

  一个因素是互联网流量红利的式微,当然,这里的互联网红利更多还是指代的主流市场、主流群体、主流城市,毕竟,对于新兴领域而言,抢占“主流”是一种讨巧的战略,也更益于在短时间内引发可观的规模效应,吸引市场和资本的注意。在“主流”市场趋于饱和的情况下,拼多多们的崛起给了大家恍然大悟般的点醒原来,流量红利并非消亡,而是转移了,转移到了“五环外”、转移到了广袤的山野间。

  ▌1、疯狂拓边界成过去:收缩战线年移动互联网潮起的这几年,也是互联网企业疯狂扩张边界的几年。彼时,大家心照不宣地觉得,移动互联网的入口之争,是主导权之争,也是边界之争。事实上,大家也都是这么干的。

  不过,愿意为服务付费既需要缓冲过程,事实上,原有组织体系里的人以及交织在人周边的利益壁障,前面谈了几点互联网公司的外部变化。

  2019年,互联网行业将进入近十年来前所未有的深度调整期,接下来将会有更多类似滴滴、京东、美团点评般的战略调整动作,而这轮趋势变化将既穿透内外,又波及众多相关产业链,也将深刻传导、影响到用户层。今年开年以来不过半个月,互联网巨头们就开始了密集调整,滴滴主动大裁员,京东宣布高管进行末位淘汰制,而美团点评也进行了新一轮的用户平台升级,聚焦流量、被认为弱化点评交易功能

  另一方面,随着APP生态的势弱,小程序这样轻量级的应用平台,依然有巨大价值,2018年已经有众多互联网企业决定要allin小程序了,在接下来的两三年内,allin小程序的公司必然会越来越多。相比“笨重”的APP生态,小程序在触达的广度、推广成本的可控性、内容展现的丰富性、服务承载的便利性上都有一定优势。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